公告
歡迎加入「肆一」粉絲團:www.facebook.com/fourone4141 / 肆一著作:《想念,卻不想見的人》、《那些再與你無關的幸福》、《可不可以,你也剛好喜歡我?》、《最美的抵達,最近的遠方》、《寂寞太近,而你太遠》

037.jpg  

一個男人的告白:「幸福是什麼?嗯……就是她能給我我想要的。」

幸福只有一個可能,但方法卻有很多種。這是妳的信仰。

妳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,自己竟然會這樣想。以前的妳總是瞧不起那些在男人面前假惺惺的女人,什麼溫柔、什麼軟弱,妳都嗤之以鼻。但跌跌撞撞了幾次之後,才發現愛情是一個食物鏈,道理一樣都是物競天擇,只有到最後能留下來的人才是贏家。就像是變色龍變換身體的顏色一樣,那是一種自保,也就像耍心機之於男人,其實是在愛情裡面的保護色。不僅僅是保護自己,更可以讓你們的愛持續運作。

因為,男人雖然比較務實,但有些時候卻比女人還要天真。例如,男人總討厭耍心機的女人,但卻喜歡溫柔可人的女生。他們天真地以為女人的溫柔、體貼,都是與生俱來的天分,卻不知道這一點一滴都是算計。衡量著與他的距離、與幸福的距離。男人不知道的其實是,女人不是天生就愛耍心機,而是不得不。簡單、自然的愛多麼讓人憧憬,但是幸福卻往往要跟現實拔河。妳的愛情當然很珍貴,但卻可能一瞬間就不值錢。

耍心機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粗劣的手段。這也是妳很久之後才知道的事情。

而所謂的「心機」,如果沒有被發現,其實就不存在。也只有不被發現時才能稱作「心機」,要是沒有拿捏好,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人們口中的「邪惡」,也會讓男人避之唯恐不及。

這是一種體悟,愛情是美好的,但卻也很實際。

然後,妳也認同愛情很現實,就如同他的心,愛與不愛的距離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,好朋友與情人常常也只是相隔一條線而已,離得很近,但結果卻是天差地遠。妳經歷過、爭取過,跟著也受傷過,所以妳很了解。這是愛情的殘忍,妳也願意接受。妳已經過了去跟愛情,或是跟另一個人說道理的年紀,因為,愛情要是可以理智,就不叫愛了。

「這樣的愛情,不累嗎?」妳當然聽過這樣的疑惑,但想到的卻是以前的自己,然後覺得好笑。妳想反問的是:「有人說過愛情很簡單嗎?」如果愛情真的這麼容易,悲傷的情歌就不會大受歡迎,就因為妳太懂了,所以才那麼拚命。當然,愛情也不是非要耍心機才行,只是愛情常常讓人非要如此不可。因此,在問累不累之前,妳比較想問愛情難不難。

但也只有妳知道,妳並不是在鼓勵要在愛裡耍心機,而是要想清楚。

因為再後來妳才發現,原來耍不耍心機其實都無關他人,而是自己。到頭來,妳的心機關係的其實是自己想要怎樣的人?而自己又想成為怎樣的人?愛情不一定要怎樣不可,也沒有人可以保證如何就一定可以成就愛情,但妳卻可以選擇要愛怎樣的人、又要怎麼樣去愛一個人。愛情是一面鏡子,讓妳在它面前可以看見自己。或許愛情的確需要用點小手段,但也並不是要自己變得可憎不可。

終究愛情是一種學習,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,更值得被愛的人,而不是得到愛情卻失了自己。在決定要不要耍心機之前,妳學會先問自己,要的是怎樣的愛情。

簡單也好、鬥智也罷,只要能幸福,就什麼方法都好。這是妳後來的信仰。

,
創作者介紹

肆一

肆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