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歡迎加入「肆一」粉絲團:www.facebook.com/fourone4141 / 肆一著作:《想念,卻不想見的人》、《那些再與你無關的幸福》、《可不可以,你也剛好喜歡我?》、《最美的抵達,最近的遠方》、《寂寞太近,而你太遠》

以前的我,會想要跟每個人都當朋友。


不知道你是否有這樣的經驗,尤其是在求學時代,因為生活的全部幾乎就是學校,每天相處的對象也都是同學,你們生活在相近的場域、接觸相似的事物,不知不覺就像是共同體一般。因此會特別想要讓大家喜歡自己,於是開始學會隱藏自己,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討厭;也學會了說討好的話,刻意迎合別人,只希望換得更多的認同。


或許就是在這樣不知不覺中,自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。然後,突然在某一天,你發現周圍開始出現了小團體,有各自交好的圈子,當時你有點驚訝、還有點感慨悲傷,甚至去努力過,但跟著也才明白原來沒有人可以跟所有人都當朋友。並不是自己不願意,而是這當中更包含了對方的意願;友情跟愛情也一樣,無法單向地達成。這樣的體悟在當時還因此令你覺得有點難過。


等到出了社會之後,大家的生活環境不同了,認識了更多的人,也一度以為自己的朋友會隨著生活圈放大而變多了,你有學生時代的朋友,現在還加上了工作上的同事。然而實際上卻不是這樣,你才發現與許多同事的交流僅止於工作上,縱使上班時間相處融洽,可私下卻再無更多的接觸;你們不會在假日約好出遊,不會毫無目的的聯繫。你們是朋友,但更多的部分是同事。然後同時也驚覺自己對於這樣的關係並不感到悲傷,反而有著更多的自在。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懂了,朋友其實也有很多種,而且無關好壞,而這樣的關係或許反而更好。


所謂的「君子之交淡如水」,並不單只是說朋友的交誼要像水一樣清淡,也是在說朋友間的關係要像水一樣的健康。

因為以前總會以為,所謂的朋友應該是要時常見面、時時聯繫,要保有一定的熱絡程度。但往往太黏膩只會讓彼此透不過氣,而不一定是一種在乎。可是以前並不懂這些,總是擔心自己這樣是否過於冷淡?這樣是否過於疏遠?擔心著很多事,而這些都是源自於害怕自己不被喜歡,一旦無法從這樣的情緒解脫出來,只會一再因為過度在意而壓垮了自己。


然而事實是,你永遠都無法知道對方怎麼想,就像是對方也不會知道你心裡所有的心思一樣,無謂的猜測只是增添更多的困擾而已。那時候在意一個人的方法,就是抓得很緊,沒想過放鬆一點才比較舒服。任何的關係都是一種適切的距離,不要過近也不要太遠,朋友也是。而且朋友也並不是越多越好,就像是你會認識一些人總會把話說得好聽、稱兄道弟,但一遇到事就閃躲;而有些人雖然平常聯絡不多,但看到你遇到困難卻會主動提供協助。


朋友更不是一種加法,不會隨著年紀的增長而跟著累積,相反地,時間會幫你篩選朋友,讓真心的人留下。朋友也有朋友的緣分,不必勉強對方與彼此。


也因此,慢慢地就再也不害怕被誰討厭了。有時候還是會聽到別人說自己的是非,但其實自己並不認識他,但也逐漸學會不去在意,每個人都有一張嘴,你只能管好自己的。做人還是要和善客氣,但人的能力與時間都有限,無法去在意每個人的感受,也無法讓每個人都喜歡,既然如此,何不把時間拿來專心對待對自己來說更重要的朋友。


與其努力想要去擁有許多的普通朋友,不如幾個關心陪伴的真心朋友。你們不用常見面,即使見了面也是聊著毫無重點的話題,但卻能夠留下滿滿的溫暖;你們也不會計較誰跟誰比較好,而是知道彼此都很重要;也不用太勉強的交流,擁有默契,對彼此誠實,能夠懷抱著信任,這樣的朋友,最好。


——本文出自《練習,喜歡自己》→http://goo.gl/ay2ppI

►Instagram:fourone4141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肆一

肆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en
  • 朋友不可盡信,凡事保留三分。過去的教育,講信用、講義氣,講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,所以朋友、道義是事業與創業的基礎。但是在靈體顯性後,人人把自己擺第一,利益擺前面,凡事把朋友、道義兩肩挑的人,一定是輸家,而且絕大多數是受到朋友所陷害或拖累。
    亂世裡,無論熟人、生人,親友,均不宜動輒掏心掏肺,與人坦誠相見,那是出賣自己,隨時至自己於險境。

    出處來源轉自活靈活現第12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