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4.jpg  

一個男人的告白:「戀愛才不重要,所以幹嘛要如此慎重其事的說『不要』。」

 後來,妳說,妳再也不要戀愛了。

那種在上班時盯著電腦螢幕卻會突然失神,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雙頰溼潤;那種走路在街上會失去記憶,等到清醒時才發現自己正站在妳們約會常去的餐廳門口;還有在夜晚翻來覆去,想哭卻流不出眼淚的經歷,妳已經有過就夠了。那時候妳才知道,原來痛的極限是沒有感覺,麻木,因為心早就不在自己身上,怎麼會有知覺。不是覺得痛,反而覺得心是空的。所以,那種身體跟心都不是自己的感覺,妳再也、再也不要了。

 妳說,因為妳想要過的更好。以前沒有愛的妳可以過得很好,現在也一定可以。

妳害怕了。妳不想再把自己交出去,因為妳曾經那麼全心全意,但結果卻是支離破碎。妳曾經以為順著道路就可以抵達遠方,但沒想到卻在他鄉被拋下,妳再也回不去從前,但也抵達不了未來。就像是去赴一場約,半路上對方突然來電取消,妳不知道該繼續往前還是後退,毫無預警地,妳就被困在中央,進退不得。妳真的怕了。

所以,妳說,妳不要再愛了。生命中其他美好的事情。

妳把加班拿來當消遣,希望辦公室的燈可以照亮夜晚的黑,文件疊得越高越可以遮蔽心理的慌。妳靠瑜伽來打發不加班的空檔,然後看到鏡子裡的完美姿勢發出滿意的眼光,覺得日益結實的肌肉似乎也填補了心上的缺口。妳用吃喝來度過假日的時間,然後在夜店喝到微醺,覺得這一輩子有了這些好朋友就足夠了。但在踏出酒吧門口的那一刻,才發現蹣跚的步伐讓妳感覺更不踏實,每踩出的每一步都像踏在軟爛的泥巴上,讓妳慌張。即使是盛夏仍舊覺得寒冷,身體裡的酒精也抵擋不住吹來的夜風。

妳把越來越多東西往時間裡倒,才發現,溢出來的是寂寞。

再後來,妳看著行事曆上滿檔的行程表,卻發現寂寞就像上面的紅字一樣,跟著脹大;妳在聚會的場合,懷念起每隔半小時就有人打電話來催妳回家的時光。然後在回家關上房門的那一刻,痛恨自己怎麼沒有再喝醉一點,好讓自己可以倒頭就睡。

但是,愛是無法彌補的。就像發現聖誕老公公不存在的那天,妳擁有的夢也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。移動的越是頻繁、認識的人越是多,就越是發現那塊缺口沒有什麼可以填補。

妳可以選擇要愛或不要愛,但無法否認愛的獨特性。當然、當然,一個人還是很好,但妳怎麼樣也忘不了,兩個人可以有多好。一個人可以不談戀愛,但要對得起自己;一旦談了戀愛,就不能辜負自己。

一旦妳發現過愛,他就從此存在。即使不愛了,也是自己的選擇,而不是跟現實投降,但在此之前,還要繼續去愛。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肆一

肆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