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9.jpg  

一個男人的告白:「夢中情人只存在於夢中,為什麼女人老是忽略前面那兩個字。」

妳經歷過那樣的情境。

一個男人旋風般的出現在妳面前,妳目眩神迷,然後在自己什麼都沒意識到的狀況下,等到驚覺時便已經身在其中。這是一見鍾情,在妳還很年輕的時候發生過。但現在的妳已經不相信一見鍾情了,妳早已經過了小女孩的年紀,童話早在第一次、當那個男孩手機裡半夜傳來另一個女生的簡訊時,便已崩壞瓦解。那聲劃破空氣的機器鈴聲聲響,妳至今仍然記得很清楚,所以妳再也不相信一見鍾情了。

從此,妳開始用標準來衡量一段感情,他的年紀、他的學歷、他的待遇,甚至是他的身高,只要是想得到的,妳都可以訂定出一套衡量的基準。只要過得了那些關卡,才能拿到晉級的入場卷。妳做了一個天秤,把每個男人擺在上面秤斤論兩,但最後總發現對方永遠太輕,怎麼樣也在妳的心裡占不了重量。妳開出許多條件,最後卻發現自己考量的都在這個範圍之外,那張入場卷自始自終都握在自己手裡面,怎樣都沒有人拿到過。妳這才明白,不是他們不夠好,而是自己要的不只是好。

原來,妳心裡還是覺得會有白馬王子存在。

妳發現自己還是當年那個小女孩,那個半夜留著眼淚衝出男友家門,但心裡還是暗自希望他會拉住妳手的小女孩。妳知道他是田徑高手,因此期待著他會追上來,可沒想到從此被放逐。那一夜妳的夢並沒有毀滅,妳撿起散落一地的碎片,然後繼續等待可以拼湊的另一半。妳只是學會把心藏好,不輕易被人發現。

只是妳不再覺得白馬王子是某一種特定的類型,妳不需要王子的救贖,也不需要王子把妳從噴火惡龍手中拯救出來,因為比起在馬背上奔馳的刺激,現在的妳比較喜歡兩個人牽手走路。年少輕狂的愛戀已經從妳身上卸下,妳開始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感情,而不是追求誇耀的戀愛。妳更知道,白馬王子並不需要有白馬, 手的溫度比甜言蜜語有用。

妳也學會不再單憑感覺,因為雖然感覺不會騙人,但人卻會說謊,尤其是自己騙自己。妳上過別人的當,但到頭來發現最可怕的是自己設的陷阱。就像是一見鍾情,原來只是一種情感的投射,而不是一種依據;妳把自己對愛情的想像,放到另一個人身上,覺得自己被上天眷顧。妳編織了一個美夢給自己,誰也搖不醒,就像是海市蜃樓一樣,妳眼睛看得見,但卻永遠抵達不了。

當然妳還是會跟隨心的想望,但同時卻也清楚所謂的王子,全端看自己需要什麼人而定。妳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弄懂,白馬王子是一種自覺,而不是一種規範。妳相信繞了那麼大一圈,都是為了讓妳搞懂那些事,都是為了讓妳把自己準備好,然後等待他的出現。妳不是在原地踏步,而是以自己的方式在前進,自己的王子不需要別人的認同。

以前的妳相信運氣,現在的妳比較相信眼見為憑,覺得福分是自己掙來的。所以妳用自己的方式,等待妳的王子出現。

 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肆一

肆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